您的位置:首頁 > 人大工作研究
讓民族團結進步之花常開長盛
來源:青海日報    時間:2019年04月30日    

  青人宣 盧宗祥 樊靜

  將于5月1日起施行的《青海省促進民族團結進步條例》(以下簡稱條例),明確了促進民族團結進步工作機制,闡明了促進民族團結進步工作應當堅持的基本原則和總體要求,完善了政府及其有關部門促進民族團結進步工作的具體措施,強化了全社會促進民族團結進步的共同責任擔當,規范了有關單位、組織和公民促進民族團結進步的具體行為。條例是對我省長期以來促進民族團結進步事業實踐的高度總結,充分體現了中央關于民族團結進步工作的重要精神和總體要求,貫徹落實了省委關于民族團結進步大省建設的戰略部署,為推動我省民族團結進步創建、加強民族團結進步大省建設、促進民族團結進步事業提供了有力的法制保障。

  應勢而立,依法規范和引領民族團結進步工作

  我省72萬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生活著漢、回、藏、土、蒙古、撒拉等55個民族,少數民族人口占總人口的47.7%,是少數民族人口比例最高的省份,民族自治地方面積占全省總面積的98%,是除西藏以外的第二大藏區,是內地連接西藏、新疆的戰略要地。歷屆省委省政府在黨中央的堅強領導下,高度重視民族工作,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針對多民族聚居、多宗教并存、多文化交融等省情,圍繞“民族團結進步大省”戰略定位,制定了一系列切實可行的政策措施,調動全社會的力量推動各項工作,讓“在青海,不謀民族工作,不足以謀全局”成為全省上下的共識,不斷推進民族團結進步事業向縱深發展。為鞏固和發展平等團結互助和諧的社會主義民族關系,全面總結我省在促進民族團結進步方面積累的豐富實踐經驗,運用法治思維和法治方式謀劃和推進民族工作,制定促進民族團結進步的地方性法規,將民族團結進步工作納入法治化軌道,對進一步推動民族團結進步大省建設,促進各民族共同團結奮斗、共同繁榮發展具有重要而深遠的意義。

  彰顯特色,為促進民族團結進步提供基本遵循

  高點定位,聚焦新時代新思想。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全面貫徹黨的民族政策,深化民族團結進步教育,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加強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促進各民族像石榴籽一樣緊緊抱在一起,共同團結奮斗、共同繁榮發展。”這一論述集中體現了習近平總書記關于新時代民族工作的新理念新思路新戰略的核心精髓,是新時期做好民族工作的行動指南。按照省第十三次黨代會提出的“完善促進民族團結的地方性法規”要求,條例聚焦新時代新思想新要求,切實把立法與中央和省委關于新時代民族工作的重大政策方針和重大決策部署、與人民群眾的期盼緊密結合起來,充分體現了十八屆四中、五中全會、中央民族工作會議及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的“三個離不開”“五個認同”“六個相互”“八個堅持”“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等精神。同時,為進一步實現各民族共居共學共事共樂、交往交流交融,像石榴籽一樣緊緊抱在一起,條例將我省經過實踐檢驗行之有效、落地生根、能指導今后工作的好經驗、好措施和好方法上升為法規層面,吸收到條例的相關條款中,更好地引導各民族加深了解、增進團結、共同進步。

  明確機制,聚焦職責定位。黨的領導是民族工作成功的根本保證,也是各民族大團結的根本保證。多年來,省委省政府一直把加強民族團結作為戰略性、基礎性、長遠性工作常抓不懈,始終強化“一把手”責任。自2013年先進區創建以來,我省創建民族團結進步工作已經形成黨委主導、政府負責、上下聯動、全員參與的創建工作格局,通過立法形式將黨委領導這一經驗做法固定下來,發揮黨總攬全局協調各方的作用,顯得十分必要。為此,條例旗幟鮮明地將黨委領導寫入工作機制中,規定“促進民族團結進步是全社會的共同責任,實行黨委領導、政府負責、各部門各單位協同配合、社會各界廣泛參與的工作機制。”同時,條例明確規定縣級以上人民政府民族事務主管部門負責本行政區域內促進民族團結進步工作,在指導開展民族團結進步宣傳教育、貫徹執行開展民族團結進步工作的決策部署、協調相關部門依法處理影響民族團結進步事業的矛盾糾紛等方面履行具體工作職責。

  多方配合,聚焦全員參與。民族團結進步事業涉及政治、經濟、社會、文化、宗教等各個方面,促進民族團結進步是所有國家機關、企事業單位、社會團體、基層自治組織及其他組織和公民的共同責任擔當。為增強全社會守護民族團結生命線的共同責任,著力推進民族團結進步工作向大眾化、人文化、實體化轉變,向深層次、全領域、多維度拓展,條例除明確規定了政府及其有關部門開展促進民族團結進步的具體職責外,還規定工會、婦聯、共青團等社會團體,企事業單位,基層自治組織,公民,大眾媒體,高等院校、科研院所及學術團體等在民族團結進步工作中的職責。此外,考慮到我省信教群眾較多,宗教教職人員對信教群眾的精神生活具有重要影響,對宗教的健康傳承起著關鍵作用,條例規定“宗教教職人員應當遵守憲法、法律、法規,用共同團結進步、和平寬容理解等觀念引導信教群眾,對教規教義作出符合社會發展進步要求、符合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闡釋,自覺抵制非法宗教活動和境外宗教滲透活動。”

  多措并舉,聚焦繁榮發展。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是中華民族形成、發展和繁榮的內在動力,是促進民族團結、培養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的關鍵,其根本前提是要把發展作為做好民族工作的第一要務。條例以共同團結奮斗、共同繁榮發展為目標,以完善發展措施為主線、以解決民生問題為基礎,著力從推動公共服務均等化到推進新型城鎮化、美麗鄉村建設,從加快產業結構調整到促進經濟社會發展,從加強文化體育事業發展到促進民族地區教育醫療衛生事業發展,從民族團結進步教育常態化到加強人才隊伍建設,從牢固樹立生態保護優先理念到傳承發展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從鼓勵建立民族團結理事會到實現共享和諧美好生活環境等多個方面詮釋著、規范著、體現著我省促進民族團結進步事業發展,既有全局性重大舉措,又有具體領域的專門規定;既有針對特定群體的措施,又有針對特定區域制定的規定;既涵蓋經濟建設領域,又突出社會事業健康發展,為實現各民族手足相親、守望相助,共同團結進步,共同繁榮發展提供了強大動力和堅實基礎。

  與時俱進,充分體現新時代地方立法工作的新要求

  條例是一部具有特殊意義的地方性法規。在審議過程中,省人大常委會黨組高度重視,常委會黨組書記、副主任張光榮多次作出指示,常委會黨組副書記、副主任馬偉親自審定工作方案、帶隊調研,多次聽取條例修改情況匯報,提出具體意見。可以說,條例的出臺,承載著省委的高度重視,省政府的熱切期盼,凝結著省人大常委會黨組、常委會組成人員、省人大有關專工委的心血和汗水,也凝聚著社會各界的智慧和力量。條例的頒布,是法治青海建設的重要成果,也是我省民族工作領域立法具有里程碑意義的一件大事,開啟了民族團結進步工作的新篇章,充分體現了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的“推進科學立法、民主立法、依法立法,以良法促進發展、保障善治”新要求。

  堅持黨的領導。堅持黨對立法工作的領導,是地方立法工作始終遵循的重大政治原則,也是立法工作不斷取得新成績、實現新發展的基本經驗。條例審議過程中,省人大常委會高舉民族團結進步這面旗幟,牢牢把握各民族共同團結奮斗、共同繁榮發展主題,積極主動履行地方立法職權,充分發揮人大常委會在立法中的主導作用。省人大民僑外委提前介入,省人大法制委、常委會法工委在深入調查研究、廣泛征求意見、反復溝通協調、認真研究修改的基礎上,形成了條例草案修改稿,并就條例草案修改稿中涉及的重大問題、立法重點難點及時向主任會議、常委會黨組會議進行了全面細致的專題匯報。省人大常委會黨組高度重視,主動將條例草案修改稿向省委請示報告,自覺維護黨的權威,自覺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動上保證黨對立法工作的領導,嚴把立法政治關,確保條例正確的政治方向。

  堅持立法為民。立法的根本就是要堅持立法為民。省人大常委會秉持科學嚴謹的立法態度,嚴格按照憲法、民族區域自治法等法律、行政法規開展立法活動,在“不抵觸”的基礎上做到“有特色”“可操作”,堅持立法公開,發揚社會主義民主,拓寬公民有序參與立法途徑。常委會法工委將草案發函至8個市州、7個自治縣、11個基層立法聯系點、2個地方立法研究評估與咨詢服務基地書面征求意見;赴省內民族地區及云南、貴州兩省開展有針對性、深入實際的立法調研和學習考察工作;召開有省人大民僑外委、省政府司法行政部門、民宗委等政府部門、人大代表、立法智庫專家、宗教界人士代表等參加的10場座談會、論證會,廣泛聽取各方面意見建議。據不完全統計,共征求到來自各方面對條例草案的意見建議200余條,參與座談會研究討論180多人次,修改了10余稿。通過這些工作,全面了解人民群眾的立法呼聲,讓人民群眾有序參與立法并充分表達利益訴求,凝聚社會共識,增進社會認同的最大公約數,努力做到立法為了人民,立法依靠人民,立法造福人民。例如在調研過程中,有些群眾反映我省有些公共服務場所在提供服務時,以民族成分、地域等為由提供差別化服務的問題,在一定程度上傷害民族感情,影響民族團結。對此,條例作出規定,要求機場、車站、醫院、商場、賓館、旅游景區(點)等公共服務場所應當向各民族公民提供平等服務,不得以地域、族別、宗教信仰和風俗習慣等為由,歧視、變相歧視或者拒絕提供服務。

  堅持特色立法。特色是立法之魂。地方立法如何突出特色,實現立項上“小而少”、文本上“少而精”、規范上“精而靈”,需要堅持問題導向、實踐導向、需求導向去立法,以特色立法精細立法破解現實難題,讓制度安排和規范設計精準,讓條例體現青海特色。改革開放以來,特別是近年來,我省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頻繁,推動了經濟社會發展。但也在就業、社會福利、子女教育、公共服務等方面給城市管理帶來新的課題。如何保障流動人口特別是外出務工人員的合法權益,如何做好人口流出地和流入地相關城市管理工作,條例在充分調研論證、認真分析研判的基礎上,從省內省際兩個方面進行了規定,一是要求各級人民政府建立人口流出地與流入地信息互通制度,在法治宣傳、就業指導、子女入學、矛盾化解、法律援助等方面,做好流動人口服務和管理工作。二是要求省人民政府可以根據實際需要,與其他省、自治區、直轄市人民政府建立少數民族流動務工人員對接和工作交流合作機制。

  堅持務實管用。務實管用是地方性法規具有生命力的根本前提,也是科學立法的內在要求。在審議過程中,省人大常委會充分運用了“刪、改、并、移、增”等立法技術,集中力量進行整合、提煉、推敲,刪去草案中重復上位法規定,修改與現行法律法規政策不相適宜的條文,合并邏輯關系比較緊密的條文,增加有必要規定的地方特需的條款,注重發揮條例中“關鍵條款”的作用,做到需要幾條定幾條,有幾條立幾條,克服貪大求全的思維和做法。例如,為進一步推進美麗鄉村建設,保護特色小城鎮和特色村寨,條例第十六條規定,縣級以上人民政府應當按照國家和本省的相關規定,推進新型城鎮化和美麗鄉村建設,支持民族地區保護和發展體現民族優秀傳統文化的特色小城鎮和特色村寨。為進一步加強民族地區、邊遠地區發展教育事業,條例第二十條規定,鼓勵教師到民族地區、邊遠地區從事教育工作,并按照有關規定給予相應的優惠待遇。

  民族團結進步是全省各族人民的最高利益。用法律來規范、保障、推動民族團結進步,民族團結進步之基才會堅如磐石,民族團結進步之花才會常開長盛。

及川光